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茅台窝案背后:13名高管落马靠企吃企问题严峻

/2020-08-07/ 分类:百科知识/阅读:
贵州省纪委监委日前通报称,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家齐,茅台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李明灿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审查调查。自2019年5月茅台集团 ...

原标题:13名高管接连落马警示靠企吃企问题依然严峻 茅台窝案背后

贵州省纪委监委日前通报称,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家齐,茅台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李明灿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审查调查。

自2019年5月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袁仁国被通报“双开”至今,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已有至少13名高管被查。一系列问题随之浮出水面:茅台“靠酒吃酒”腐败的根源在何处?存在哪些制度漏洞?管理混乱背后是怎样的政治生态?

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部署要求,严肃查处国有企业存在的靠企吃企、设租寻租、关联交易、内外勾结侵吞国有资产等问题,督促严格执行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有关规定,坚决斩断“围猎”和甘于被“围猎”的利益链,坚决破除权钱交易的关系网。

今年以来,贵州省委第一巡视组向茅台集团党委反馈了相关问题并督促整改,省纪委监委协助省委在全省范围内专项整治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张家齐、李明灿等被查正是专项整治不断深化、茅台集团政治生态不断净化的必然结果。在全面从严治党持续向纵深推进的过程中,茅台集团正加快形成“酒香风正人和”的良好发展态势。

以酒谋私利益链长期存在

4000多瓶茅台堆满家里一间房、将价格最贵的年份酒倒入下水道……今年初,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披露的一幕令很多人印象深刻。“喝酒只喝年份茅台”的贵州省委原常委、副省长王晓光,不仅自身违规用公款喝茅台,还与家人通过大肆收受变卖茅台酒、利用职权倒卖茅台酒、获取茅台酒专营资格等方式,大发“酒财”。

产自遵义仁怀的茅台酒,是贵州最具地域特色的特产和资源之一,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但在曾经一个时期内其繁荣难以掩盖乱象,随着2018年4月王晓光被查处,因领导干部搞特权而衍生出来的“茅台酒怪象”逐渐公之于众。

一段时期里,公款吃喝盛行喝茅台,干部之间流行送茅台,一瓶500毫升装53度飞天茅台酒的出厂价是969元,市场指导价是1499元。然而,由于供需关系紧张,想以指导价买到茅台酒很难,商超、专卖店的价格大多在2000元以上,能拿到酒就能挣到钱。于是,在权力染指下,茅台专卖店成了酒中“4S店”,严重污染了一些地方的政治生态和社会风气。

据调查,袁仁国曾长期把持茅台酒销售大权,一边靠“批酒”大肆谋取私利,一边把茅台经营权作为搞政治攀附、捞政治资本的工具。

以袁仁国案为突破口深挖,贵州省严肃查处了茅台集团原总经理刘自力、原副总经理高守洪等一批以酒谋私的高管。仅2019年就先后有8名集团原高管被逮捕,罪名均涉及“受贿罪”。

记者梳理发现,销售系统也是茅台集团腐败的高发地带。去年11月至今年2月,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马玉鹏、原董事长王崇琳、原副总经理雷声、原华东大区经理罗爱军相继因涉嫌受贿被逮捕。早些时间,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聂永、原总经理肖华伟、原系列酒事业部负责人王静也分别因涉嫌受贿罪被提起公诉,其中聂永、肖华伟已被判刑。这个腐败高发地带的产生,与茅台酒营销体系异化导致的价格背离有关。

7月7日由贵州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对其进行审查调查的张家齐、李明灿都曾任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高管。李明灿于1994年进入茅台酒厂,从供销公司业务员一步步成长为高管,2015年7月任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记者注意到,今年3月,李明灿的职务调整为茅台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张家齐则长期在贵州仁怀工作,2011年3月起担任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今年2月,张家齐比李明灿早一个月被免去副总经理职务,直至与李明灿同日落马。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副会长邓联繁表示,这些落马高管背后,大都有极力拉拢腐蚀领导干部的“围猎者”和积日累久的关系网,茅台酒则是腐败链条中的一环。

巨大的经济利益是靠企吃企、设租寻租等顽症存在的根源。贵州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夏红民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将落马的茅台高管们称为“靠酒吃酒”的“酒蠹”,表示必须聚焦重点领域,把国有企业反腐放在重中之重,严肃查处靠企吃企问题。

家族式腐败凸显企业管理混乱

7月10日,茅台学院原副院长助理李太明的一串“受贿清单”再次引起公众关注。

身为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崇琳之妻的李太明,为茅台酒经销商在签批零售茅台酒、增加合同计划量、专卖店日常管理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名牌手提包、手镯、珠宝项链等财物。

这一消息更将茅台学院拉进了公众的视野。据了解,茅台学院位于贵州省仁怀市,是2017年5月23日经教育部批准成立、由茅台集团出资举办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校,专为围绕酿酒产业链培养应用型人才。

不仅兴办学院,热衷于扩张的茅台一度旗下子公司众多、新项目林立。直到2018年,意识到扩张隐忧后,茅台才开始“瘦身”,目前已清理整顿数十家分公司、子公司,收紧集团标识范围,并将公司管理层次控制在三级以内。

王崇琳、李太明夫妻双双受贿暴露出的茅台“近亲繁殖”、家族式腐败等问题同样触目惊心。此前,袁仁国就被通报“大搞家族式腐败”,自2004年以来,仅其妻子和儿女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其多个亲属甚至司机也在袁仁国的帮助下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并为其他不法商人牵线搭桥,充当权钱交易的掮客。

由于茅台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和特殊的工艺传承,有的几代人都在茅台工作。与此同时,部分领导把职位当作私相授受的“私器”,使得“近亲繁殖”根深蒂固、“圈子文化”盘根错节、选人用人违规问题突出,这也是贵州省委巡视组向茅台集团党委反馈的问题。

为解决选人用人突出问题,茅台集团对管理层及子公司持续推进人事调整。2019年底调整干部职级和职务名称,转任干部163人。今年以来,茅台集团官网多次发布调整充实二级部室及子公司领导班子的信息。

乱象背后是党的领导严重缺失

事实上,在袁仁国被查处前,茅台集团已有多名前高管落马判刑,包括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总经理乔洪,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房国兴,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等。

这些腐败问题发生后,引起社会关注和茅台内部强烈反思:茅台问题为什么始终禁而未绝?

从表面看,与当地社会风气不正、茅台管理不严、干部思想认识不到位、前期整治决心不够等密切相关。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华北边线新闻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 2015-2017 华北边线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